首页 > 热门招聘 >新闻内容

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

2020年08月29日 16:43

风是多情的。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吹得诗意盎然,吹得舒展酣畅。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阵阵清香,优雅而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顶住尘土的飞扬,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耐得住干旱的折磨,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

相关推荐

选择成为一名房产经纪人,就别轻言放弃

想象中的房产经纪人:动动嘴、跑跑腿、打打电话、看看房,就能拿到几万元的高佣金。现实中的房产经纪人:跑不完的房源、打不完的电话、大半年才开一次的单、少的可怜的佣金。当你真的成为了一名房产经纪人时你就会发现,原来房产经纪人每天的工作要面对那么多艰辛和压力,客户的不理解、业主的不尊重......各种不易。对房东,为了将他的房子租出去一个合理的价格,房产经纪人真是操碎了心,为了他的一套房子,一天能把腿跑断,就这还觉得价格低了,对他的房子不上心。对租户,按照他的要求费心费力的找房源,还总觉得是在骗他,多说两句话,就觉得是在给他下套。对同行,外出遇见同行,脸上笑嘻嘻,背地MMP,就想着如何能抢走你的单。作为一名房产经纪人,心里,眼里,嘴里全是客户、房东,只要一个电话,不管在哪,一个小时内妥妥能赶到,还得随时关注国家的政策风向变化,以便及时作出调整,其中的苦可不是谁都能体会的。虽然房产经纪人很辛苦,但竞争比想象中还要激烈。要说我们身边什么门店最多,房屋租赁门店肯定能排前三,一条街里能有五六家,一家门店里少说也有三四个房产经纪人。一个租房单子,经常五六个人在抢,不吃不喝也要将这一单拿下,竞争有多激烈可以想象。但也不乏有一些经纪人另辟蹊径,懂得寻找更多成交的机会,比如加入租客网这样的第三方平台,成为平台的全民合伙人,开发新用户注册都可赚取佣金,佣金可以随时提现,无高昂的手续费,且租客网上房源多、机会多,成交的几率更大,并支持多种提现方式,竞争再激烈也不怕。很多刚跨入这个行业的年轻人大多只干了两三个月就走了,那种一干就能干好几年的实在是不多见。房产经纪人苦吗?苦!累吗?累!可在大众的眼里,都觉得每一个房产经纪人随随便便就能租出一套房子拿到巨额佣金,不明真相的大众这样认为也就算了,可身边的朋友看到你租房子拿到了佣金,还天真的以为这些佣金都是你的,开口就借钱,事实上,佣金的一部分是要分给公司的。你说是借还是不借?为了不错过客户的电话和消息,和身边的朋友自然就联系少了,你觉得房产经纪人已经不把你当朋友了,其实他连自己的家人都来不及联系。周五的晚上你的朋友出去嗨皮,可作为一名房产经纪人,吃饭、唱歌、永远是自己不存在的场合,长此以往,最后不仅钱没赚到,还落得没有朋友。作为一名房产经纪人想休息?那是不存在的!休息一天,来看房的客户能把电话打爆;休息两天,准备签约的客户已经和别的同事跑了;休息三天,业主和客户可能早已经私下见面,还有自己啥事?相信百分之80的房产经纪人都遇见过上述的事件,你还敢休息吗?不敢。每一个行业的存在都有其存在的价值,房产经纪人也不例外。或许曾经人们对这一行业有着些许的偏见,但是任何事物都是在向好的一方面发展,房产经纪人这一职业正在朝着健康、专业的方向改变,如果你的身边也有房产经纪人,请你多给他们一些理解,最起码不要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人。最后租客网想对无数的房产经纪人说一句话:选择成为一名房产经纪人,就不要轻言放弃,请用你足够的毅力和耐心去坚持,总有一天会发现自己也能这么优秀。

2020年05月18日 13:46

疑点重重!起底美国去年被关生物研究基地

美国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仍有诸多待解谜团,其中之一便是关于美军德特里克堡生物研究基地。因出现安全事故,在2019年7月份,它被临时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研究基地究竟在进行什么实验?是否造成大规模泄漏?美国疾控中心检查时都发现了什么?出现安全问题德特里克堡被临时关闭德特里克堡建于二战时期,当时是用作秘密研究细菌战的生物研究基地。目前德特里克堡内设有许多高端实验室,包括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简称USAMRIID),它储存有埃博拉病毒、炭疽杆菌、布鲁氏菌等致命“特定生物制剂与毒素”。2019年7月,美国疾控中心突然下令临时关闭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报道称,暂停的实验室研究中,涉及某些已被政府认定为“对公众、动植物健康或动植物产品构成严重威胁”的毒素。美国疾控中心发言人林顿此后证实,在这些实验室里发现了六处不符合联邦规定的地方,包括重要的生物安全防护流程,实验室里管制性病原体的储存清单不准确,没有“完善的系统”来净化实验室的废水。几乎是在同一时段,弗吉尼亚州一个退休人员社区暴发呼吸系统疾病。当时有54人出现发烧、咳嗽和全身无力等症状,2人死亡。由于这个社区距离德特里克堡生物研究基地只有大约1小时的车程,当时就有人怀疑存在病毒泄漏。网友请愿要求公布细节美国默不作声令人疑惑的是,美国疾控中心的视察报告中有大部分报告内容被抹去。美国疾控中心声称,不公布项目暂停的有关细节是出于“国家安全原因”。对此,马里兰州众议院议员克里姆质疑该事件缺乏透明度。今年3月,网友在白宫网站上请愿,要求美国政府公布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研究基地的真正原因,澄清该实验室是否是新冠病毒的研究单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等问题,然而时至今日美国仍默不作声。德特里克堡曾多次出现事故美国欠世界一个交代事实上,去年7月并不是德特里克堡生物研究基地首次出现事故。据美国媒体报道,过去德特里克堡生物研究基地就曾发生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丢失事件。最著名的是2001年炭疽恐怖袭击事件,2001年9月,有人通过信件到美国政府及媒体散布炭疽杆菌,最终导致5人死亡。两名嫌疑犯均为前德特里克堡研究人员。目前,新冠病毒的源头尚未确定,但美国一些政客却试图将来源强加于中国,对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神秘“关闭”和迅速重启的原因讳莫如深。美国政府有责任有义务回答清楚,给全世界一个交代。

2020年05月17日 23:44

最前线 | 欢喜传媒徐峥、宁浩等创始人团队再度增持,今年累计增持858万股

4月27日,影视公司欢喜传媒(01003.HK)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董平及其一致行动人以每股均价1.4港元增持2万股,涉资约2.8万港元。市场对此反应并不强烈,消息公布次日,欢喜传媒股价小幅上涨近4%,截至发稿,欢喜传媒股价跌近0.69%。上述一致行动人为导演徐峥、宁浩以及董平、徐峥、宁浩三位公司创始人为实控人的机构股东,包括泰嵘控股有限公司、NewwoodInvestmentsLimited、PacificWitsLimited。此次增持后,董平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数目为14.6亿股,持股比例为46.28%。这不是2020年以来欢喜传媒创始人增持自家股份最多的一次,却是其开年来增持“单价”最高的一次。36氪统计,2020年截至目前,欢喜传媒创始人团队累计增持12次,持股数增长858万股,持股比例增长0.27%。4月17日增持184万股,为今年以来最高增持股数。增持均价为每股1.25港元,较此次增持价低12%。与创始人频繁增持相对应的是其唯一外部股东猫眼娱乐减持。去年3月13日,猫眼娱乐以3.9亿港元认购欢喜传媒2.366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数的7.5%。1月24日猫眼娱乐以每股均价1.7港元减持291万股,涉资约496万港元,持股比例减0.55%至6.95%。此消息公布后,欢喜传媒之后几天的股价开始走跌。截至发稿,股价较1月24日收盘价跌近25%,现股价处于1.3-1.5港元的历史低位。另外,3月31日欢喜传媒披露了2019年全年业绩,公司自2015年上市以来首次扭亏为盈。2019年全年,欢喜传媒营收同比增长366%至8.14亿港元,公司拥有人应占净利润1.05亿港元,去年同期亏损4.47亿港元。

2020年04月29日 15:01